雅思热点:
雅思代报名
新航道咨询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 » 北京新航道 » 雅思 » 雅思阅读 » 文章正文

BBC专题片:中国网络女主播年薪百万背后的故事

2017-08-26 10:58     供稿单位: 新航道     责编:王海琴    浏览 0

摘要: 现在,中国各种直播平台细分完善,无论赛事直播,还是游戏直播,每人都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打开一些App,满眼全是美女帅哥。

  现在,中国各种直播平台细分完善,无论赛事直播,还是游戏直播,每人都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打开一些App,满眼全是美女帅哥。

  这些主播的收入更是达到惊人的数字,动辄百万,年薪千万的也不算稀奇,简直震惊了歪果仁。

  最近,BBC还专门拍了个3集纪录短片,讲述中国网络女主播

中国网络女主播

  第一集的标题就很吸睛:《年收入45万美金的“网络女神”》

  播女主播乐乐淘有100万粉丝,大多数是年轻男粉。”

  BBC的这部纪录片,主要通过跟拍一位人气火爆的女主播——乐乐淘,介绍中国的网络主播群体。

  第一集开始,BBC就表示:直播在中国已成为了一个大产业。

  为观看各种主播(streamers)的直播,众多网友们愿掏腰包。

  主播们通过粉丝送出的虚拟礼物(virtual gift),积累着自己的财富。

  而这份工作的要求很简单,只需一个小房间+一台电脑+一个声卡+一个话筒,再来一个摄像头就齐活了。

  有的主播直播表演,比如跳舞。或者直播卖东西……还有的只是直播自己吃饭。

  不过,BBC也提出,直播有底线:裸体或公然谈论性,都是被直播平台禁止的。

  纪录片的主角——乐乐淘,是一位24岁的成都女孩。她在直播平台上拥有100万+的粉丝。大部分都是年轻男士。

  她会直播唱歌,也会打游戏,并与粉丝聊天。

  她是上海一家主播经纪公司旗下的一名女主播。直播已经成为了她主要的挣钱方式。

  在她住的地方,乐乐淘表示,对自己的长相其实不是很满意。当时在镜头前,她还没有化妆。

  “我从来没有素颜出现在镜头面前,真的可以嘛?我很怕掉粉哎。”

  “I have never been on camera without make-up. Is it really okay? I’m so afraid of losing fans.”

  乐乐淘表示自己并不排斥整容,不过做直播其实没那么讲究,化妆就可以改变,不需要整。她还在镜头前展示了自己的化妆技巧:“开眼角”画法增大眼睛,鼻子打侧影显得更立体。

  乐乐淘2012年就进入到了直播行业,18岁就开始直播。那时还没想到以后会靠这个挣钱。

  “那时候是在我爸爸的工地的厂房里,我拿着笔记本电脑开始对着大家唱歌。”

  “I was at my dad’s construction site, a warehouse-like building, singing for my fans on a laptop.”

  一个月之后,突然收到了银行信息,说是一笔工资。她的父母表示,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说不可能啊,你一晚上挣我一个月的工资啊,我不相信。我们之后看到卡上的钱才相信。”

  “I said:‘That’s impossible. How could you make overnight what I earn in a month? We only believed her when we saw the money in her account.’”

  “我们也不是为了她能不能赚钱,当时就跟她说,你高兴就好,你愿意做就做吧。”

  “We aren’t supporting her for the money. I just thought she could do whatever makes her happy.”

  乐乐淘第一个月直播了15天,赚了大概19000块。对她来说,这笔钱在五年前已经是一笔大数目了。

  BBC表示,现在每个月,她能赚到3.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万。

  虽然主播好像就是唱歌之类,不过,乐乐淘说,自己压力一直很大。

  “现在的美女真的是越来越多,我以前最长的时候,我直播可以达到十多个小时。”

  “I feel the pressure because there are more and more cute girls joining. I used to live stream for 10+ hours per day.”

  “因为我觉得别人已经长得比你更漂亮了,也比你更优秀了,然后我觉得自己要更努力才会有更多人喜欢”。

  “Because I know others are prettier and better than me. I have to work harder to be liked by more people.”

  虽然乐乐淘直播的背景看着像是在家里卧室,其实是在主播公司。

  在BBC的镜头下,我们了解到主播们要在直播前,先参加训练课。

  “现在很多人都以为我做直播,是不是在那里唱唱歌,坐在那里就可以赚钱了,其实不是,其实直播还是需要有很多内容的”。

  “A lot of people might think I make money by simply sitting there and singing. It’s not true. Live streaming is much more than that.”

  公司的经纪人表示:

  “我们每天下午都会安排一节舞蹈课和其他音乐培训课。

  “有些新主播会过来参加培训,有些老主播也会过来培训提高自己。”

  “We arrange a dancing or music training session every afternoon. Some of them have just started live streaming, others are experienced streamers hoping to improve themselves.”

  乐乐淘觉得,由于主播之间存在竞争,压力还是很大的。

  “所有主播在一起的话,可能会有攀比和竞争,别人会对比你们。”

  “There is competition among live streamers. People compare you with others.”

  “每个主播想要做的好的话,都要不断去学习。所以做主播这行,有时候真的是压力很大很辛苦。”

  “Any streamer who wants to be successful needs to keep up with new trends and never stop learning. That’s why it’s such a stressful and tiring job.”

  直播了5个小时候,晚上9点,乐乐淘吃了当天的第一餐,香辣鸡块。

  一个粉丝给她刷了4万的礼物。

  “粉丝跟你聊天,他们对你的认可和宠爱,就慢慢得让你觉得,自己好像挺可以的哈。”

  “My fans chat with me, support me and spoil me. They make me realize, ‘Hey, I am actually great.’”

  第二集:走红的背后《中国网络女主播背后的人》

  “简介:一个在价值数十亿美金的直播市场里有权有势的男人,将永远改变24岁的乐乐淘的人生。”

  这一集,BBC主要带我们了解了直播经纪公司的幕后。虽然乐乐淘每月赚20多万,但这些她赚的钱,不只归她。她幕后的公司老板是Max,于2012年发掘了她。

  Max表示,通过偶然机会,发现乐乐淘挺有经验。

  “当时我们在腾讯的平台上做一个节目。我看了一下,觉得乐乐挺有经验的。通过第一次的合作之后,我们觉得这个妹子特别不错,但是她在之前的经纪公司可能会被埋没。”

  “We were producing a programme on the Tencent internet portal. I noticed Lele Tao was experienced. She left a great impression on me after our first collaboration. But she wouldn’t have developed much if she stayed with her previous agency.”

  于是,Max通过让乐乐淘身边的11个朋友去劝说她,并付了5000块钱,才把乐乐淘挖过来。

  “我记得她刚来我们这边的时候,一个月大概是两三万的收入,一直到她做到整个平台的第一名。”

  “Lele was only making US $3,000-$4,000 per month when she first joined MJ. But she went on to become the top streamer on her platform.”

  Max还说,乐乐淘是从他们公司底层培养出来的第一个主播。

  当被BBC问到,直播为什么在中国这么火时,老板Max是解释的:

  “它其实跟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是有关的。”

  “The reason why streaming is so popular in China, is because it’s closely connected to thousands of years of culture and history.”

  “古代的时候,可能是在某个地方摆个摊,卖个艺。在近代的时候,像是上海外滩那边的歌厅,歌厅里会有驻唱的歌手。

  “In ancient China, people used to perform for money on the streets. Then you have the old Shanghai Bund of early modern China. Singers perform there.”

  “中国人会觉得你唱的非常的不错,我送你一些什么东西。”

  “And people would tip singers they liked to encourage them.”

  “现在进入到互联网时代,中国的年轻人已经慢慢完全互联网化。”

  “In the current internet era, young Chinese people live fully digital lives.”

  “所以在互联网上,我们需要多元化的娱乐的方式。主播是一种最新型的。”

  “That’s why there is a market for a variety of performances on the internet. Live streaming is the latest form of online entertainment.”

  “观众愿意为这些主播买单,主播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更多的收益。”

  “The audience are happy to pay streamers for their performances.”

  不过,作为老板,Max会分走主播们很大一部分收入。

  在第二集中我们看到,Max希望能跟乐乐淘签一份新合同。

  这份为期八年的新合同,将会使得经纪公司从乐乐的收入中抽成50%。

  在这八年里,如果想要终止这份合同,乐乐淘需要支付最高达120万美元的违约金。

  第三集,带我们走近主播的粉丝:《“我对网络女主播不求回报的爱”》

  “简介:一位超级粉丝将会跟他的‘网络女神’第一次见面。”

  乐乐淘的头号粉丝叫“傻哥”。

  过去四年多,他几乎每天都看乐乐淘的直播。绝对是是铁杆粉丝。

  乐乐淘跟老板闹僵后,向傻哥倾诉。

  傻哥表示,乐乐淘遇到不开心的事,就会打个电话跟他聊聊。

  而她在傻哥人生中的地位,就相当于家人,没有别的想法。

  “感觉她在我心中就是一个明星。”

  “She is like a super star in my mind. ”

  不过,对于这样的粉丝,老板Max看得更“深入”。

  “我们给主播培训的时候,我们就会说,要把你的整个粉丝团当作你的家人。傻哥可能就是她这个家人里面最老的一个成员,他可能会把乐乐淘当做一个妹妹来看待。这样她们以后在直播平台上遇到主播之间对抗的时候,傻哥这种粉丝领袖人物,就能起到关键作用。”

  “When we train our streamers, we tell them to treat fans like their family members. So Sha Ge might be the oldest member of Lele’s family. He might see Lele as a sister or a family member. So when Lele needs to compete with other streamers, leading fans like Sha Ge will play key roles.”

  傻哥喜欢听乐乐淘唱歌。一次她想点一首张国荣的歌,乐乐却不给他放。

  于是,为了点到这首歌,傻哥刷了1万多。

  “给她刷钱应该刷了十来万差不多,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因为充值有的时候很任性嘛。”

  “I have probably spent more than US $15,000 on Lele. Sometimes you just feel like it.”

  之后,傻哥跟乐乐淘互相加了好友。

  “我们也不是经常打电话,怎么说呢,网络上这些关系,也比较脆弱,都是利益之间的关系,觉得能相信一个人不容易,我觉得她挺相信我的,有的话可以跟我说一下,帮她分享一下烦恼。”

  “We don’t speak that often on the phone. Relationships on the internet are fragile and they are mostly money-oriented. It’s difficult to trust people but I think she trusts me. She shares her troubles with me.”

  傻哥表示自己有女朋友,但是女友不知道自己今天要去见乐乐淘。等到乐乐淘完成了当天的直播工作,俩人在咖啡馆见面。BBC表示,一般主播和粉丝很少在私下见面。

  当乐乐淘问傻哥,第一次跟她见面有没有因真人有差距而失望,傻哥否认了。两人闲聊了会儿,最后自拍合影,这次会面就结束了。

  互联网大大助长了人们对全球大咖明星的兴趣。社交媒体也让粉丝与明星的距离更近了。同时,互联网也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自己宇宙角落的小明星,与自己的小波粉丝们密切互动。

  中国的个人直播走的更远,在三线城市甚至更偏远的地区,网络是最主要且最便宜的娱乐方式。

  这些个人直播并不单单是供粉丝观看的视频,更多则是一种互动的体验。这些粉丝会在直播里提出要求,与自己的偶像聊天,并赠送虚拟礼物。许多观看者自己也是个小主播。他们的互动让直播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娱乐项目。

相关阅读: